未完待续

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双北

脑洞请戳我头像

ooc!ooc!ooc!

同性结婚合法!

双北已结婚并领养了一个女儿!

n多私设!

时间轴混乱!

可以接受的小可爱们可以向下拉啦!







第一章

    黑暗,无尽的黑暗。

    狭小的箱子里,男孩已经虚弱得连哭声都发不出来,十根手指早已磨得鲜血淋漓,闭上眼的那一刻,他的世界再无光明。

    再次睁开眼睛,男孩冷漠的注视着惨白的天花板,仿佛听不到耳边父母的哭声,听不到医生的问话,只是机械性的完成他们交代的任务。

    几天后,男孩的检查报告终于出来了。面对满眼期盼的两位家长,医生捏紧了手中的报告,艰难的张开了口,“很抱歉,你们的孩子,撒贝宁,他有非常严重的PTSD(创伤后应激障碍),目前……还没有找到有效的治愈方法。”

    撒贝宁坐在病床上,看着对面小心翼翼的两个大人,抿了抿唇,最终还是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 一个月后。

    撒贝宁抱着法学专集,像往常一样的坐在床上,突然,病房的大门打开了,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跑了进来。在看到房间里只有撒贝宁一个人时,男孩儿颇为满意地挑了挑眉,给了坐在床上的人一个浅浅的微笑。

    何炅一边躲避着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,一边寻找一个能让他安静待着的地方。不知不觉来到了最顶层,透过玻璃看到空无一人的病房后,何炅满意的笑了笑。然而推开门的一瞬间,看见床上竟然坐了一个男孩,何炅条件反射般露出了温和的笑容,“你好,我叫何炅。”

   两个孩子很快地便熟络了起来,当然更多的是单方面的熟络。何炅也想不通,为什么对陌生人十分冷淡的自己,会对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孩儿有如此大的兴趣,也许是想看看总是十分沉默的撒贝宁被自己撩的面红耳赤的样子吧。

   何炅看着撒贝宁手中的书,又看了看理都不理自己的撒贝宁,鼓了鼓脸颊,用自己胖胖的小手强行把撒贝宁的脸转向自己。

    “你到底要我还是要它!”
   
    撒贝宁拍掉了他的手,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选择。

    可没想到何炅的脾气也上来了,直接从他手中抢过了书,“叫一声哥哥就还给你!”

    撒贝宁抿了抿唇,几不可闻地说:“……哥……哥……”

    何炅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,揉了揉撒贝宁的头发,“这不是说的挺好嘛,再板着脸,小心变成小老头。”撒贝宁第一次有了翻白眼的冲动,抢回了自己的书还不够,又朝着何炅的脸狠狠地掐了一下,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。

   



    “两个幼稚鬼。”

    何晞听完后如此评价道。

    “咪呜咪呜!”趴在她腿上的小狮子重重的点了点头,朝坐在对面沙发上的两个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,动作幅度大的差点掉到沙发下面。

    趴在地面上的黑豹动了动耳朵,把撅着屁股还在挣扎的小狮子叼到了自己面前,温柔的舔了舔。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何晞不想说话,甚至翻了个白眼。
 
    抱紧了自己的狐狸,何晞拒绝看向两对儿黏黏糊糊的夫夫。被迫塞了满嘴的狗粮,还没有办法宣泄,何晞只能含泪回到了卧室,感觉自己总有一天能被狗粮噎死。

   

    “年轻人呐,还是需要历练。”

    何炅一手拿着台本,另一只手搭在撒贝宁的肩上,有些好笑地看着何晞的背影。

    撒贝宁在一边无奈地看着他,“何三岁,幼不幼稚啊你。”

    在黑豹怀里躺着的小狮子摇着脑袋,“宁宁,这你就不懂了,年轻人总要看穿这世间的险恶,我们现在可是在帮他,找男朋友的时候才不会吃亏。像我这种盛世美颜,芳心纵火犯,这么完美的人,现在已经很少了。”

    OK,fine,我信了你撒贝闹的邪。

   

“我怎么觉得你和闹闹之间才有真正的契约。”

   “都拥有有趣的灵魂?”

    “都拥有想让我抽死你们的欲望。”

    闹闹:“男人,你这是在玩火。”

    何炅:“亲爱的,我们可以去床上聊(撩)”

    炅炅(黑豹):“嗯。”

    何晞:“噫,没眼看没眼看。”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一个突破天际的脑洞

突然想到一个脑洞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契约兽,契约兽代表着自己最真实的性格。撒撒小时候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情,变得十分自闭,腼腆,不爱说话,而他的契约兽是撒撒最想成为的样子,也就是人们能看到的外在的性格,正直,活泼,闹腾的撒贝闹。炅炅是一个表面看起来是一个超级大暖男,对谁都非常温柔,其实契约兽是一个不爱和不熟的人接触的超级高冷的黑豹。两个人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,也是多亏的炅炅撒撒才能从可怕的事情中走出来。两个人大概相当于灵魂伴侣之间的感情吧,全世界只有在彼此的面前才能放下所有伪装,真实的生活。

果然深夜使人放飞,脑洞开了就关不上😂